如何在只有两个人的场景中写出温暖可爱宠溺但是又没有cp感的师徒情??跪求……

2017-11-16

【海境往事】逆流

OOC

全是私设

时间线完全不对

掉落一点紊劫刀X玲姬

如果有后续会删文大改


深夜,未家的二女儿只披了一件薄衫跪在殿前,不知是因为寒冷还是因为恐惧而浑身战栗。

“本王不曾亏待过你宝躯未氏一族!”北冥宣坐在海皇椅上,直直地把奏折摔到了她的面前,“看看,你自己看看!梦虬孙的事情本王没有追究,你们未家就以为本王是瞎的?!”

殿前的女子颤抖着手打开奏折,刚看了两行就惊呼出声,跪伏在地,抖如筛糠,疯了似的叩头,鲜血滴落在地,砸出凄艳的印记,嘶哑的哭喊传遍了整个宫殿。

当晚,一副镣铐一根绳子,未家的小女儿就被绑进了宫。

未家小女儿与那名波臣男子的亲事,说到头来其实也不算什...

2017-11-10

【道胧】残屋旧人

给 @德纸 的生贺

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被屏了,明明没有开车

http://telegra.ph/%E9%81%93%E8%83%A7%E6%AE%8B%E5%B1%8B%E6%97%A7%E4%BA%BA-11-02


2017-11-02

【史俏】化城

CP向

作者有病

对话流+意识流

乱七八糟的解释都是我编的,请不要误解佛经...


(一)

俏如来已经记不清自己在寺中修行了多久,许是五年,许是十年。

究竟是何时决意抛下尘缘,也已经记不清了。

他时常想,这样也好,人世红尘,万般苦乐,不过梦幻泡影,无端在意这许多,倒显得刻意了。

只有一人,他无意回想,却偏要夜夜入他梦境——

他出家修行的根源,他的父亲。

他离家太多年,几乎不记得父亲的长相,只记得自己的父亲是个丰神俊朗的君子,大家都唤他史贤人。

史贤人,史艳文,云州大儒侠史艳文......父亲...

俏如来抱着被子在榻上翻来覆去,无数次地回忆着,也或许是幻想...

2017-10-04

【皇稣】冰河

OOC

民国paro

文笔没有,逻辑没有,故事没有

可能有下文也可能没有


八紘稣浥第十六次在卖旧货的胡同里发现北冥皇渊的那天,那小王爷在胡同口,腰间挂着个金线绣了蛟纹的钱袋子,走起路来里面的银子就和上面系的白玉佩撞得啷当作响,加上他那一身锦衣华服和葱根般白皙细嫩的手指,整个人像极了案板上蹬着腿待宰的小肥羊。

这位一眼看上去就是养尊处优惯了的小王爷,从胡同头晃荡到胡同的中段,把八紘稣浥仿的那些假货买了个七七八八,八紘稣浥站在胡同尾频频回头,眼睁睁地看着他腰间的钱袋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瘪了下去,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把手里的扳指扔给了摊位上举着烟袋的白胡子老头—...

2017-10-03

【史俏】欢喜

非常OOC

CP还是亲情就自由心证吧


史艳文做了一个梦。

插在默苍离胸口的剑滴滴答答地流着血,琉璃树崩塌毁灭,漫天散落的琉璃珠,每一颗都映着一张溅上了鲜血的清秀面庞,泪水混着血液滴落在地,瞬时天地颠倒,人事全非——

俏如来仍是一身僧衣,与他相伴多年的墨狂穿过他的胸膛,带走他的血肉与温度。鲜血将大地染成殷红,整个世界一片凄艳血色。

对面的少年稚气未脱,眼里满是泪水,嘶哑地吼道——

“师尊!”

史艳文从那少年的眸子里望见俏如来缓缓倒下,脸上浮起如释重负的浅笑。

他猛地从梦中惊醒,看见用血肉洇染渡世大愿的人立在床头。

僧衣雪白,面容清秀,眉间的剑印也已褪去。

似是...

2017-09-06

【竞千竞】危

第五次讲文明树新风活动

夜月一帘幽梦,春风十里柔情(甜掰虐)

清水无差向

意识流+对话流


一炊之梦

 

竞日孤鸣素来多梦,旧日里,梦中就都是些支离破碎的往事,有些带着几分血腥气,有些携着点桂花香——却到底还是有些颜色的。

母妃入殓时的惨白面庞和周围隐隐约约的抽泣与议论。

乖巧怯懦的苍狼缩在自己身后,看向苗王时惊慌又无助的湛蓝双眸。

金池酿的桂花蜜沿杯壁缓缓流入象牙白玉杯时弥漫的香甜气息。

夙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分毫不动的身姿与表情。

还有千雪胡搅蛮缠时溢于言表的神采飞扬和满脸的墨汁污渍。

当时觉得,不过如此。

做了王之后,梦中旧事却变得格外惨...

2017-07-26

【觞渊】婚后第N年的某天

现代AU

没有情节

全程对话流

主觞渊,有少量鳞鱼掉落

OOC和愚蠢的气息都属于我 


8:06AM

北冥觞醒来,温柔地吻上枕边人的眉角——

“飞渊,生日快乐。”

被点到名字的人迷茫地眨了眨眼睛,也不知听没听清爱人的话,就又坠入了梦乡。

只是脸上的笑容特别甜。


8:40AM

飞渊还在床上裹着被子迷迷糊糊地坐着,就听见了钥匙转动的声音,而后便是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传来,一只温暖的手揪住了她的鼻尖——“飞渊,起床吃饭啦~”

飞渊晃了晃脑袋,迷蒙地睁开眼睛,看到眼前的人,绽出了一个甜蜜的笑——“阿觞,你回来啦~”


9:00AM

飞渊...

2017-07-24

【鳞鳌】千年梦

非常OOC请不要打我

北冥封宇X北冥皇渊

冷CP自割腿肉,十分干瘪,《百日醉》的后续


北冥封宇举起酒壶将自己手边的酒杯斟满,却是停顿了许久,才缓缓道:“皇渊,你不擅饮酒,就且先陪我说说话吧。”

被点到名字的人眼神在酒壶与两个杯子间来回游移,好半天才盯住北冥封宇的眼睛,轻声应道——“好。”

北冥封宇倒了酒却不急着喝,而是捏着酒杯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。

“皇渊,我当时是真的想你留在皇城。”

“皇渊,我不是想防着你,而是···”

“璇玑走得早,皇姐失踪,你也离了皇城,师相外出游历,到头来,寡人谁也留不住。”

“皇渊?——”...

2017-07-12

【鳞鳌】百日醉

北冥封宇X北冥皇渊

可能OOC请注意闪避

冷CP自割腿肉,十分干瘪并不好吃,《一步错》的后续


北冥皇渊做了一个梦。

梦中的他还是个孩子,呆愣愣地迈着小短腿试图追上在前面跑个不停的北冥封宇,脚下一个不稳扑倒在地,前面的人方才回过头,急急地唤他——

“皇渊!”

“闭上眼睛,不要看。”

一双手覆上了他的眼睛,掌心和指尖都有着厚厚的茧,他听到刀斧划开血肉、烈火焚烧木石的声音,他被和自己差不多高的人揽在怀里,两人脚下踩着鲜血和残肢,血腥气、火油味窜入他的鼻子,他几乎在这一片尸山火海中窒息昏迷——

“皇渊!”

“你终于醒了!传太医!传太医!”睁开眼看见的却...

2017-07-12
1 / 3

© 子规 | Powered by LOFTER